莽荒纪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879章 特刊出版

第879章 特刊出版

  整个圣诞节前后,都没有发生什么令人期待的事情,如果要说唯一有什么事情值得陆舟高兴的话,除了让他的新壁炉之外,便是【莽荒纪】《数学年刊》寄来的回信了。

  在回信中,《数学年刊》新任主编萨恩教授用客气的措辞向他表示了,他前段时间投稿在《数学年刊》的两篇关于准黎曼猜想的证明以及超椭圆曲线分析法的论文,已经顺利出刊发行。

  就如先前讨论过的那样,两篇论文共计51页,以特刊的形式面向数学界出版。

  随着审稿人法尔廷斯教授修改了自己的意见,以及两篇论文的正式登刊出版,那些积攒在Arxiv上的预印本就像是【莽荒纪】决堤的洪水一般,疯狂地涌向了那些面向解析数论、复分析问题甚至是【莽荒纪】综合性数学问题的期刊。

  谁都希望自己的期刊能够最快时间通过审稿。

  实在不行,至少也要抢在那些做出更进一步成果的人前面。

  毕竟这玩意儿就好像对于数学猜想的研究一样,如果一个更强的结论已经得出,率先通过同行评审登刊,并且被某个期刊数据库收录,那么这个猜想的稍弱形式或者结论,如果没有在方法上做出创新的话,就不具备登刊的价值了。在同行评审的阶段,可能直接就会被一句“不具备登刊价值”给打回去,连修改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为了抢先登刊,不少急着毕业的PHD以及是【莽荒纪】一些不怎么有名气的学者,甚至是【莽荒纪】选择了那些以过稿速度著称的水刊作为投稿对象,而这些水刊也特别有意思,为了多收几笔版面费,甚至给这些论文开辟了专线“审稿通道”。

  就因为这件事儿,还导致几个期刊在Mathoverflow上被挂起来狂喷,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还惊动了数学界几个颇有名望的大佬,站出来号召各大高校抵制这些不按规矩灌水的期刊。

  就在半个数学界的期刊编辑都在为这洪水般用来的投稿而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在数学界偏安一隅的金陵大学,已经在校门口打出了大红色的横幅,庆贺陆院士的论文登上《数学年刊》的特刊,也庆贺这位数学界的年轻的王者,再一次解决掉了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准黎曼猜想已经被解决,ε的取值正在向着终点突飞猛进。

  数学界距离黎曼猜想这枚悬挂了一个半世纪的王冠还有多远?

  虽然不知道解决这个问题还得等多久,但所有人都毫不怀疑,至少在有生之年是【莽荒纪】可以期待一下的了。

  金陵大学数院。

  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

  敲了三下门之后,推开门走进办公室的秦院长笑着说道。

  “陆舟啊,恭喜恭喜!在我印象中还没哪个人能让《数学年刊》印两本特刊,你恐怕是【莽荒纪】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数学教授了!”

  听到这句话,陆舟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

  《数学年刊》创刊一共才多少年,数学史又是【莽荒纪】多少年……

  这玩意儿有什么好骄傲的。

  看着在茶几前坐下的秦院长,放下手中圆珠笔的陆舟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说道。

  “谢谢……打个商量行吗?咱金大的校门都快被我给承包了。要是【莽荒纪】实在不知道挂什么上去,不如当广告位拿出去招租,还能创收一笔。”

  听到陆舟的后半句话,刚刚抿了口茶水的秦院长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出去。

  干咳了两声放下茶杯,抹了把挂着茶水的下巴,秦院长吹胡子瞪眼睛地瞪着陆舟说道。

  “过分了啊!你这家伙还缺那点钱?”

  整个金大在外面办企业创收的教授,只怕所有人的资产加起来都只够这家伙一个零头。

  不说别的,光是【莽荒纪】那个东亚电力的股份,哪怕是【莽荒纪】照着20倍的市盈率去计算,现在也得翻个十倍不止了。

  更何况,到了他这种级别,钱还真就只是【莽荒纪】一个数字而已了。

  陆舟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莽荒纪】,下次咱们还是【莽荒纪】低调吧,一篇《数学年刊》……说实话真没什么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宣传的吧。”

  秦院长摇了摇头:“你这话说的,《数学年刊》怎么说也是【莽荒纪】数学界的四大顶刊之一,过稿难度甚至比综合性的《Science》和《Nature》都要高上不少,更别说是【莽荒纪】特刊了,咱们数院哪怕一年能出一篇,我都能出去和人吹牛了。”

  说到这里,秦院长乐呵呵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再怎么说你也是【莽荒纪】咱们金大无数青年学子的楷模,榜样的意义还是【莽荒纪】很重要的!你要是【莽荒纪】不好意思,就权当是【莽荒纪】当做为了大我牺牲小我,装作没看见好了,反正也不会掉一块肉。”

  陆舟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也没说他什么。

  不好意思肯定是【莽荒纪】的,但还不至于让他反感。

  估计秦院长也是【莽荒纪】吃准了他并不讨厌这一点,才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拿他装逼……哦不,应该说是【莽荒纪】做宣传的。

  秦院长:“说起来,这黎曼猜想,你研究到哪一步了?啊对了,要是【莽荒纪】不方便打听,就当我没问好了。”

  “这有什么方不方便问的,只是【莽荒纪】我也没法给你一个准确的数字,”抬头思索了一会儿,陆舟用不确定地口吻说道,“只能说,三年之内肯定可以吧。”

  三年也许还长了点。

  他自我感觉的话,也许一两年的功夫便足够了。

  不过这种话听起来实在像是【莽荒纪】吹牛,于是【莽荒纪】他也就没有说出来。

  只是【莽荒纪】他并没有意识到的是【莽荒纪】,三年之内解决黎曼猜想,在一般人的眼里,其实也是【莽荒纪】另一种意义上的吹牛了……

  “三年之内啊,看来我是【莽荒纪】有希望看到这天了,”显然没有将这句话当真,秦院长笑了笑,忽然话题一转,继续问道,“说起来明年的IMO大会应该邀请你了吧?你打算上去讲点什么?”

  “还没想好去不去,”陆舟想了想回答道,“如果去的话,大概是【莽荒纪】汇报黎曼猜想的研究工作吧。”

  IMO大会上的45分钟和60分钟报告会不一定非得解决现实的问题,或者拿出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论文投稿,也可以只是【莽荒纪】上台向学界同行汇报一下自己过去四年的研究。

  不管是【莽荒纪】发表了的还是【莽荒纪】没发表的,不管是【莽荒纪】自己已经研究过的还是【莽荒纪】准备去做的,都可以在台上讲讲,并和同行们交流意见。

  作为菲尔茨奖得主是【莽荒纪】肯定会受到邀请的,一些在过去四年里做出过杰出成果的学者,也会受到邀请作报告。

  总的来说,这算是【莽荒纪】一个较为宽松的交流模式。

  对于那些钻研重大数学命题、不容易出明显成果的学者来说,算是【莽荒纪】比较友好的了。

  不过,到时候要不要去,陆舟还没想好。

  毕竟半年后的事情,很难说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秦院长笑着说道。

  “说起来,圣彼得堡大学的IMO大会上,要投票选出下一届IMO大会的举办地吧?”

  陆舟:“嗯,是【莽荒纪】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就是【莽荒纪】问问,”秦院长嘿嘿笑了笑,过了一会儿,又紧接着继续说道,“那上次金陵的那场报告会,你觉得咱们搞得怎么样?事后你那些朋友们,有没有和你说说,或者给点反馈意见什么的?”

  “反馈都还不错吧……”合上了手中的笔记,将它和摊开的草稿纸一同放在了桌角,陆舟叹了口气,看向秦院长问道,“您有什么话还是【莽荒纪】直说吧。”

  “哈哈,我就知道瞒不过你,”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秦院长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是【莽荒纪】这样的,市委那边和我们学校这边商量了下,认为数学在科学研究中非常重要,虽然是【莽荒纪】基础科学但也不能忽视,为了打造学术型的大都会……”

  陆舟:“咳!”

  听到这声咳嗽,秦院长立刻打住话头,直入正题说道:“下一次IMO大会,你能不能帮忙问问,有没有希望在金陵举办?”

  金陵大学的数院毕竟比不上燕大和震旦,这两年随着陆舟回国以及金陵高等研究院的建立虽然有所改善,但也仅仅只是【莽荒纪】提升到了和开大齐平的程度。

  就目前而言,整个金陵大学数院,和国际数学界关系密切的教授虽然不少,但影响力大到足以影响IMO大会进程的教授,可能也就只有这尊大神了。

  虽然从那次报告会结束之后陆舟便有点儿预感,但他还是【莽荒纪】没想到,老秦居然真有这个打算。

  “你这有点为难我了,我又不是【莽荒纪】IMO理事会的成员,和理事会也不是【莽荒纪】很熟……”

  秦院长拍了下大腿,叹了口气说道:“哎,我再过个几年也就要退休了,这不就想在退休前为我的母校,为我工作了几十年的地方做一点贡献嘛。几十年后也许没人记得我这个老头,但能够记得2026年的国际数学家大会由咱们金陵大学协助国际数学联盟承办,我也就知足了。你就帮忙问问呗?能不能成不重要,重在尝试嘛……”

  “你这个知足……”陆舟有点儿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能保证,只能说……帮你想想办法吧。”

  秦院长大喜过望,站起身来笑着拱了拱手。

  “那就多谢了!”

  -

  (虽然本二更兽今天依旧没有进化,但两章都是【莽荒纪】三千字,所以约等于三更?总之求月票啊~~~~顺便预定下五一的月票,拜托了!我帅气迷人美丽漂亮的读者们!QAQ)

  :。: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盛唐风华  IT百科  回到地球当神棍  99养生网  大明元辅  中学生阅读网  都市医圣妙厨  首富杨飞  励志名人名言  诡秘之主  春野小神医  修真聊天群  大争之世  女性健康  极限保卫  圣龙图腾  战神狂飙  全职法师  花都最强医圣  电视指南  工作总结  寸芒  超级兵王  中国玉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