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二节 接战 4

第一百四十二节 接战 4

  弩矢在空中发出特异的鸣镝声,这种鸣镝声与寻常箭矢大不一样,整个弩矢在空中划过的轨迹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波状扭曲,看上去更像是【莽荒纪】弩矢正在经历一种特殊的劲道加祝而变形。

  这是【莽荒纪】术法强弩特有的劲道!

  只有这种术法强弩发出的弩矢才会改变整个空气中的气流劲道,也才能破突破武道强者的护身元力玄气。

  哪怕是【莽荒纪】跨入小天位的强者,一旦被这种术法强弩正面击中,一样可能被突破护体元力。

  当然,这也还是【莽荒纪】和天位强者自身的修为有很大关系,潤丹期的强者也就罢了,真正到了凝丹期,寻常的术法强弩也一样无法突破护体元力,除非这种术法强弩也是【莽荒纪】宗师级别的术法师用特殊资材制作的奇物。

  终于还是【莽荒纪】被对方的术法强弩手注意到了,身体飞旋而起的柴永有些遗憾。

  本来还想趁着对方猝不及防之大开杀戒,现在看来有点儿困难了,他也不得不承认平卢军的战斗力和应变力都堪称一流。

  自己这才刚刚动手,或许是【莽荒纪】长久没有尝过鲜血了,动作大了一点,气劲浓烈了一些,立即就被对手的强弩手观察哨注意到了。

  瞥了一眼术法弩矢的来向,柴永发现平卢军的确也还是【莽荒纪】花了一番心思的。

  在城墙向后的瓮城接口处,特意向外修建了一处平台,而巨大的战棚足以容纳百余人,而在战棚外沿还有两处高台,上面站着多个瞭望哨,显然是【莽荒纪】专门针对城墙防御体系而设。

  一旦哪里出现了武道强者,哪里出现了漏洞,哪里被突破了,便会迅速将情况传递给正中的指挥官,然后就会有相应的应对举措出来。

  而在战棚最前沿处,二十余名在盾牌护卫下的武士怀抱弩匣,背后背负着弩袋,半边面部都被护甲遮掩,冷冷的注视着这边。

  在他们前面十名弩手已经将匣弩向自己瞄准,显然是【莽荒纪】在寻找最佳的发射时机。

  此时早已经有十余名身披厚甲的战士或手持长矛,或臂拥大盾,围成了一个严密的弧形阵势,一步一步的向这边挤压过来,而在他们的背后两名军官模样的角色,一个掣出了手中的长铗,另一名则亮出了一副相当冷门的兵器——赤火鸳鸯钺。

  同样,在城墙的另一侧,五六名军士重甲长戟,组合成了一个奇诡的阵型,不动声色的沿着后方逼近过来,在他们几人的后方更有两名道装文士,鬼鬼祟祟的所在了几面厚盾后,紧张的盯着这边。

  来得够快啊,柴永知道自己的大动静一下子就把城头上平卢军的高手们吸引了过来,不但术法强弩瞄准了自己,还有两名明显是【莽荒纪】天境高手的角色,起码也是【莽荒纪】太息前期或者养息后期的强者了,这平卢牙军还真的藏龙卧虎。

  背后那个阵型后面藏匿着的二人,显然是【莽荒纪】术法师,只是【莽荒纪】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莽荒纪】要直接祭起术法,还是【莽荒纪】要催发术法武器,或者两者并发?

  就算是【莽荒纪】背后这几个持戟武士也不简单,几乎都是【莽荒纪】步入了天阶洗髓或者结体期的武者,如果换了是【莽荒纪】在淮右军起码也是【莽荒纪】都头以上的军官,但是【莽荒纪】从他们的穿着装束来看,应该是【莽荒纪】通过专门训练特殊阵型来应对武道强者的一种组合。

  真还看得起自己啊,柴永不由得苦笑,自己还不敢大意了,这背后肯定还有平卢军的强者隐藏其后,等待在关键时刻给予自己致命一击。

  柴永不确定这是【莽荒纪】不是【莽荒纪】王守忠,但他觉得不太像。

  如果是【莽荒纪】王守忠本人,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么大的架势,只要有其中一两项加进来,都要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了。

  更大的可能的是【莽荒纪】这平卢牙军的指挥使这一级别的武将,他还不确定守卫东门的是【莽荒纪】牙军第几军,但肯定不是【莽荒纪】第一军,第一军应该是【莽荒纪】由张君越亲自带领守卫南门才对。

  平卢牙军的第二军指挥使是【莽荒纪】姚孟,一个固息期强者,第三军指挥使是【莽荒纪】岑高,也是【莽荒纪】固息期强者,距离小天位都只差那一步。

  面临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固息期强者的伏击,如果没有起他因素干扰,柴永不惧,但如果还有术法强弩和术法武器,甚至还有术法的配合协调,这就危险了。

  只不过处于这种情形之下,柴永也没有选择,而且他也不认为这就是【莽荒纪】坏事。

  这一轮攻击淮右军是【莽荒纪】骤然压上了相当强悍的武力,现在投石机和重型弩车还在调整,还未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尤其是【莽荒纪】对平卢军的弩阵和弓弩手的打击压制,还没有起到效果。

  但是【莽荒纪】当战事进入白热化之后,要想遏制冲城车、云梯车和钩车带来的的波形冲锋,平卢军就不得不依靠强弩阵和弓箭手来实施近距离的压制射击,而这恰恰是【莽荒纪】投石机和重型弩车的打击目标。

  自己在这里吸引了平卢军最大的注意力,那么不可避免的在贺人龙冲锋的中线攻击波上,平卢军的压制力量就会被分散。

  而以贺人龙疯起来就不顾生死的势头和他本身固息期强者的实力,平卢军如果没有足够的应对力量,那就要吃个大亏了。

  同样,哪怕是【莽荒纪】平卢军有充分准备,能够压制住贺人龙的攻势,那么在南翼呢?

  贺人龙在南翼布置的是【莽荒纪】他实力最强的中营,中营指挥使是【莽荒纪】他的弟弟贺人蛟,这同样是【莽荒纪】一个太息后期的强者。

  如果不是【莽荒纪】考虑到第一轮军改泰宁军整编后还未能完成满编建设,没有足够的空缺位置,以及他们这帮人投诚时间太晚,贺人蛟完全有资格担任一个军的指挥副使,甚至指挥使。

  之所以贺人龙和贺人蛟在这第一轮就一起上阵,也就是【莽荒纪】打着这个主意,要在这第一战中打给淮右军高层看一看,他贺家是【莽荒纪】货真价实的军伍世家,每一个人拉出来都当得起合适的位置!

  柴永来不及想太多,一个奇异的背退,猛然欺身而入背后刚来及搭建起来的长戟阵型中,陌刀连续滚动,幻化出无数个黑色的光球,连闪暴击而出。

  “嘿!”后面的五名持戟武士反应也异常迅疾,长戟三下两上,或刺或撩或削,带起罡风阵阵,迎面而上。

  只是【莽荒纪】他们的动作再是【莽荒纪】迅捷,却也慢了半拍,柴永已经下定决心要先解决背后的术法师威胁,自然不会给他们半分机会。

  伴随着霹雳爆响般的风雷滚动,陌刀连续卷起层层气浪,三名持戟武士在惨叫声中踉跄翻滚而出,三人身上无数道刀锋割开的猩红刀口,赤裸的肌肉翻卷而出,骇人无比。

  另外两名持戟武士也没有能讨得好,被柴永突然欺身而进的身体一下子拉近,刀锋尚未临近,肘、膝却是【莽荒纪】连续撞击,两道身形顿时变成了滚地葫芦,大口的血沫从他们的口中涌出,眼见得是【莽荒纪】不能活了。

  陌刀再度扬起,三名保护在术法师面前的持盾武士也在怒吼声中踉跄散开,强劲无比的元力根本不是【莽荒纪】这些寻常战士能抵挡得住的,只不过他们还是【莽荒纪】为两名术法师赢得了几许时间。

  “看招!”

  当那清亮的长铗带起的寒意逼近自己后颈时,柴永就知道自己失去了斩杀了这两名术法师的机会,他不得不挥刀后扬,荡开了从后面暴袭而来的两名武者,一双赤火鸳鸯钺带起的火性气息更是【莽荒纪】贴地直扑自己的腿部。

  而在面前,一连串的木制符箓飞起在空中,紧接着一条暗黄色的龙形物事扑面而来,张牙舞爪,择人而噬!

  木性术法!

  妈的,还真看得起自己,柴永心中也是【莽荒纪】涌起一阵苦意,谁让自己这一上来就要装逼呢?这下可好,把所有最强悍的力量都召集到自己这边来了,便宜了贺人龙贺人蛟这两兄弟了。

  想归想,柴永身形步法却是【莽荒纪】半点不乱,手中黑铁陌刀连续搅动,迎着那扑面而来的暗黄龙气就是【莽荒纪】凌厉的叠加三击!

  凌厉的刀气刹那间就撕破了先前还不可一世的暗黄龙形,浓烈的术法气息顿时弥漫在空中。

  “哼!”一名术法师后退一步,羽衣被刀气卷得凌空飞扬,手指在空中连点,一连串的暗绿色的枝蔓在空中凭空而起,呼啦啦演变成一道密织的罗网,呼啸着席卷而来。

  “咦?有点儿意思!”

  柴永身影轻盈的一摇,骤然失去影踪,但是【莽荒纪】背后的一双鸳鸯钺却如跗骨之蛆一般追随而来,哪怕是【莽荒纪】柴永凌空跃出城墙外十步之遥,这厮却依然死缠不放。

  藤蔓在空中合龙,不断纠缠变化,进而演变成了一条暗绿色的树龙,头部由无数枝桠幻变而成,有如真龙一般,呼啦一声在空中翻滚着向着柴永猛扑而来。

  柴永也没想到在北地居然也还有这般不凡的术法师,还能以木性术法进行深度进化。

  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术法师水准,起码都应该是【莽荒纪】方术师的实力才能进行这种术法进化,而且这树龙能循迹而至,显然是【莽荒纪】被对方加祝了气息引导,这就更增强了这头术法树龙的威力。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作文吧  中药大全  极品全能学生  作文大全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伏天氏  房贷计算器  九重武神  神豪之娱乐天下  绝世邪神  男性健康  极品家丁  穿越小说  明朝败家子  大族激光  大魏宫廷  春野小神医  99养生网  电脑爱好者之家  作文大全  锦衣夜行  中学生阅读网  减肥方法  大学生必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