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 > 崇祯窃听系统 > 311 苦了你了

311 苦了你了

  虽然崇祯皇帝不知道刘公岛在哪里,不过有了地名,就不难查了,很快就知道是【莽荒纪】在威海卫那。

  这个伍忠,到底变节了没有?对于这一点,崇祯皇帝是【莽荒纪】很想搞清楚的。

  要是【莽荒纪】没有变节的话,他是【莽荒纪】这次满清两艘船的首领,让他做事就会方便很多;要是【莽荒纪】他变节了的话,那就比较麻烦了!

  这么想着,他便传旨给锦衣卫指挥使李若琏,让他做好离京准备。

  没过多久,又是【莽荒纪】一道旨意,让他立刻赶往武英殿觐见。

  对此,李若琏其实是【莽荒纪】有点纳闷的,如果南方民变之事未平的话,他估计皇上是【莽荒纪】很可能会派他去处理民变的事情。不过按道理来说,似乎东厂提督王承恩去,会更合适一点,毕竟是【莽荒纪】东厂的人被杀。

  可是【莽荒纪】,如今南方民变早已平息,一口气摘了一百多个官员的乌纱帽,更是【莽荒纪】让南方整个官场都知道了皇帝的态度和决心,又有律法为前提,且有为民防灾的大义在,不管是【莽荒纪】在民间还是【莽荒纪】官场,压根就再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

  一直等到他赶到武英殿前的时候,李若琏忽然回过神来,猜测着皇上该不会是【莽荒纪】让他去调查吴昌时的死因。因为吴昌时之死,虽然表面上说是【莽荒纪】病死的。可从种种事件联系起来的话,好像也不止病死那么简单。只是【莽荒纪】失足落水染了风寒而已,怎么就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死了呢!

  这确实是【莽荒纪】个疑点,不过从一国皇帝的角度来说,这种事情,也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让他堂堂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出面吧?

  带着这些疑惑,他进殿给崇祯皇帝见礼,等待着谜底的揭晓。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莽荒纪】,在殿内屏风上挂着一幅大明地图,有朱笔划了线条并有标记。

  李若琏立刻明锐地意识到,皇帝召见,肯定和这幅地图有关。不过这样一来,就让他更为疑惑了。

  就见崇祯皇帝面带着微笑,让他免礼之后,从御座上站起来,走到那块屏风前,示意他也向前,而后指着地图对他说道:“伍忠回来了,他眼下还在这里,刘公岛,定于今晚出发前往这里,海州,并在那里休整十天半月的,朕要卿立刻南下,赶去和伍忠见面。”

  海州,属于淮安府所辖。对于这个,崇祯皇帝并不熟悉,不过问了之后,才知道这个海州在后世叫做连云港,那就清楚多了。当然了,李若琏是【莽荒纪】肯定知道海州的。

  他听崇祯皇帝这么一说,顿时大喜。

  说实话,当初把伍忠放出去,他是【莽荒纪】并不看好的。这种潜伏密探的事情,基本上是【莽荒纪】九死一生。不过没想到的是【莽荒纪】,伍忠竟然传回了消息,还救了人回来。但出关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这都过去一年有了吧,他都以为伍忠很可能是【莽荒纪】死了。

  出乎意料之外,听到伍忠竟然回来了,伍忠是【莽荒纪】他以前的心腹手下,他当然是【莽荒纪】大喜过望的。

  不过立刻,他就又反应过来了,皇上是【莽荒纪】怎么知道的?那刘公岛离京师这么远,是【莽荒纪】除非是【莽荒纪】提前给皇帝传了消息,要不然这个距离,皇上不可能知道的,又不是【莽荒纪】有顺风耳!

  这么想着,他再一次确定,皇上还掌握着另外一支力量,或者还是【莽荒纪】厂卫,刺探消息的能力,至少要比他李若琏所知都要高明得多。更为关键的是【莽荒纪】,传递消息的手段诡异,让人无从探知。

  想到这里,李若琏心中更是【莽荒纪】凛然,对皇帝的敬畏,便又多了一分。

  崇祯皇帝却没想他心中一下想了那么多,只是【莽荒纪】笑呵呵地对他说道:“伍忠此人,劳苦功高,哪怕建虏收买,却又坚持气节,朕心甚慰!卿之识人之明,朕亦欣慰。”

  李若琏又听得迷糊,就伍忠那样被掠去辽东,还能被建虏收买?

  不过他心中疑惑,表面却很谦虚,同时自然也是【莽荒纪】高兴的。

  崇祯皇帝也不再废话,接着便开始给他布置任务了。

  不用说,崇祯皇帝之所以能了解到这些消息,当然是【莽荒纪】通过关注伍忠身上的甲级窃听种子所传回的消息。

  原来,伍忠在登上刘公岛之后,先是【莽荒纪】阻止了手下对于刘公岛百姓的屠杀灭口,理由是【莽荒纪】大清和明国江南商人通商,以后说不定会经常到这里落脚,如果眼下就杀人的话,搞不好明国这边会注意这边,不利于通商。

  就这,崇祯皇帝就觉得伍忠基本上不会变节,且对伍忠有了信心,而后又继续看下去。

  随后,就在伍忠的安排下,高价补给了两艘船的航行必需。同时,他借口嘴巴淡出鸟来,就在岛上刘姓族长家高价钱大吃一顿。在这中间,他找了个单独和族长说话的机会,明确交代这个族长,等他们一离开,就立刻前去官府,让他们转达给锦衣卫指挥使,说伍忠回来了,会在海州休整一段时间。

  虽然他没有明说,让这个刘姓族长一脸懵逼,可崇祯皇帝却是【莽荒纪】知道,伍忠根本没有变节,只是【莽荒纪】一回到陆地,就在想方设法地想联系锦衣卫指挥使,就足以证明这点了。

  得到这个关键的信息,崇祯皇帝大喜之余,才立刻秘密召见李若琏的。

  没过多久,李若琏便带着兴奋之色,匆匆离开武英殿,赶回锦衣卫衙门,召集早已点名了的一群锦衣卫精锐,立刻离开京师,快马加鞭赶去海州了。

  …………

  海州,这个时候并不大,也不算繁华,毕竟大明为开海路,南来北往,不管是【莽荒纪】货还是【莽荒纪】人,都是【莽荒纪】走运河。

  伍忠一行人两艘船到这里之后,一艘船停在外面的竹岛,只是【莽荒纪】藏有金银珠宝的船到了海州而已。

  随着船只缓缓靠上码头,听着码头上嘈杂的乡音,嗯,虽然口音不同,可全都是【莽荒纪】官话,入眼的全是【莽荒纪】大明服饰,再也没有见到刺眼的金钱鼠尾。伍忠脑海中闪过在辽东时候的一幕幕挣扎求活,看到一个个瘦骨嶙峋、麻木神情的同胞,而眼前却是【莽荒纪】热火朝天,南来北往客,表情不一,欢声笑语,愁眉苦脸,不管如何,都看得是【莽荒纪】如此地亲切。

  忽然之间,他很想大声地喊出来:我终于回来了!

  可是【莽荒纪】,不能这么做。要是【莽荒纪】表现得如此欣喜的话,身后的这些手下,肯定就会怀疑自己对建虏的忠心了。这些人,谁知道会有几个人是【莽荒纪】不愿为奴的?毕竟他们和自己不一样,是【莽荒纪】皇上派去辽东的密探。

  他正在想着,忽然,岸上传来一个讨好的声音道:“这位老爷,可要雇帮工,又或者要找什么买卖?”

  定睛看去,自然晓得这人的身份,应该是【莽荒纪】个牙人,在这里抢生意的。

  其实,伍忠此时的心中,压根就没想什么生意,只是【莽荒纪】多了一份担心。

  虽然他冒了一定的风险,让那刘公岛的刘姓族长给官府通风报信,可是【莽荒纪】,那个口信到底能不能传到锦衣卫衙门,传到指挥使那里,他心中就一点没底了。

  事实上,伍忠其实压根没有寄希望于这里就联系上锦衣卫。毕竟从时间上来算,哪怕那个口信一切顺利,指挥使大人可是【莽荒纪】在京师,听到之后禀明皇上,再赶来海州找他,也要不少时间的。

  再次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之后,伍忠回到现实,便对那岸上的牙人说道:“可有上好客栈,带老爷我去,给赏!”

  那牙人正想回应,忽然,有人从后面赶了过来,抢着大声回应道:“这位老爷,我带,我带你去,我知道一个非常好的客栈……”

  听到有抢生意的,那牙人顿时就火了,转头看去,发现果然也是【莽荒纪】一个牙人打扮,不过是【莽荒纪】个陌生人,至少他没有什么印象,于是【莽荒纪】,立刻喝道:“那条道上的?没看到是【莽荒纪】我先招呼上的么?”

  “你先招呼有什么用?那位老爷不是【莽荒纪】还没下船,又没和你成交!”这后来的人不屑地说道,“关键还是【莽荒纪】要看这位老爷的,货比三家不是【莽荒纪】,我这态度最好,能让这位老爷满意,知道不?”

  这牙人一听,好像这人也没算破坏规矩。不过这人说话,隐隐有点让他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平常经常使唤人。

  一想到这,他顿时又是【莽荒纪】一喜,就冲这点,那位老爷肯定也不会高兴和这种人打交道。至少在态度谦卑上,自己绝对要占上风。

  这么想着,他也就没有继续发火,而是【莽荒纪】转过头,脸上露出笑容,稍微弯着腰道:“这位老爷,您要是【莽荒纪】选小人的话,绝对……”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伍忠带着一点惊喜的声音打断了他道:“不用说了,就跟你走,可一定要让本老爷满意才行!”

  “好嘞!”这牙人答应一声,可与此同时,他却发现,这位老爷却指着后面来的那个人,顿时就傻了,这是【莽荒纪】什么情况?怎么会选他呢?

  伍忠当然不会在意这个牙人的感受,带着他的五六个手下,立刻下船,走到那人的身边,努力压着心中的喜悦道:“带路吧!”

  此时的他,心中还有疑惑。

  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莽荒纪】什么牙人,而是【莽荒纪】一名锦衣卫小旗,还是【莽荒纪】他还在京师当锦衣卫总旗时候的得力手下,叫魏明华。

  按理来说,魏明华就算在海州公干,那也不至于办成一个牙人吧?就冲这个架势,就好像专门是【莽荒纪】在这里等自己的。可是【莽荒纪】,这怎么可能呢!

  这个可能性,从时间上来推算,立刻便被伍忠排除了。

  此时的他,心中藏着疑惑,却又没法立刻问,只能是【莽荒纪】跟着走,回头找到机会好好问问。

  没多久,魏明华就带着他们进了海州城,来到了当地最大的客栈,名曰同福客栈。

  进去之后,伍忠当然对这个客栈表示满意,并给了魏明华赏钱,又要了一个上好的院子,表现出他是【莽荒纪】个有钱商人的样子。

  伍忠能明显感觉到,他的手下都非常高兴,不过他找不到机会,单独和魏明华说话的机会,不由得就有点着急。

  魏明华很显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又主动对他说道:“这位老爷,这个客栈的酒在这里可是【莽荒纪】出了名的……”

  一听这话,伍忠就会意了,立刻吩咐掌柜的,给他们送上好酒好菜。

  接下来,自然就不用说了,伍忠亲自开始灌酒。

  他是【莽荒纪】一行人的头,至少在名义上,是【莽荒纪】以他为首的。这又是【莽荒纪】刚上岸,任凭谁都不会有什么怀疑。所有人坐船坐得累死,嘴巴淡出鸟来,好酒好菜那么一上,自然就放开了吃。

  结果,没用半个时辰,一群人就全都喝醉了。就连伍忠自己,也喝了不少,不过他心中有事,当然不会喝醉。

  放倒了这些手下,他还假装上茅厕出了房门。

  这一出去,他就立刻飞快地冲向院门那。果然不出他所料,魏明华就侯在那里。

  只是【莽荒纪】一见面,伍忠就带着抑制不住地喜色,就想问魏明华问题。

  但是【莽荒纪】,魏明华却是【莽荒纪】转身就走,同时说道:“不能出来太久,动作快点!”

  伍忠听得一愣,他立刻明白,魏明华就是【莽荒纪】冲自己来的,而且似乎知道自己的事情。那他这是【莽荒纪】要带自己去哪里?

  心中疑惑之下,他紧跟着走了几步,却发现,魏明华带着他去了隔壁的隔壁的一个院子而已。

  推开院门,伍忠就发现,门后面站着两个人,虽然身穿普通衣裳,可他立刻就感觉出来,这是【莽荒纪】军中精锐。

  似乎知道魏明华会来,也会带人来,因此,这两人压根就没问,只是【莽荒纪】关上门之后又在那警惕着。

  如此一来,伍忠就更好奇了,魏明华带自己见谁?

  等他进了门,就发现有一人坐在主位喝茶。只是【莽荒纪】那么一瞅,伍忠就一下僵住了,因为他对这个人非常熟悉,就算不看面容,就算他穿着平常衣裳,他也知道是【莽荒纪】谁。

  不知道为什么,伍忠就感觉心底涌起一股酸楚,虎目泛红,立刻单膝跪地,抱拳昂首激动地说道:“锦衣卫百户伍忠参见指挥使大人!”

  这个主位上的人,当然就是【莽荒纪】锦衣卫指挥使李若琏了。他一见之下,便立刻放下茶杯,连忙站起,快步上前,亲自双手扶起伍忠,同时也激动地说道:“苦了你了!”

  :。:
友情链接:管理资料下载  免费算命网  大魏宫廷  房贷计算器  蜡笔小说  中国玉米网  战神狂飙  调教大宋  超级无上神帝  落秋中文  铸天之景  天涯八卦  极限保卫  如意小郎君  中世纪崛起  全民领主  大明元辅  明朝败家子  大宋男儿  重生之财源滚滚  极品最强大少  作文大全  作文大全  春野小神医  情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