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 > 施法诸天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游戏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游戏

  十二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当位于高塔下层的座钟不断撞击铜锣并发出刺耳响声时,张诚熟悉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周围:“休息时间结束!游戏开始!”

  下一秒!

  厚实的岩石墙壁突然凭空出现四个入口,紧跟着四只浑身上下长满锐利尖刺,体表流淌着炙热岩浆的怪物缓缓走了出来。

  它们的体型并不算太离谱,仅仅比成年雄狮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但杀伤力却肯定远远高于前者。

  尤其是【莽荒纪】那不断滴落在地上发出哧哧声的诡异唾液,还是【莽荒纪】锋利的尖牙和爪子,都无一不说明只要被扑倒,生还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原本还躺在柔软地摊上休息的冒险小队成员看到这一幕,纷纷从地上站起来,满脸都是【莽荒纪】紧张和惊恐的表情。

  “该死!谁他妈能告诉我这玩意是【莽荒纪】什么?”肌肉壮汉死死攥着手中的武器,希望钢铁冰冷的触感能带给自己一点有限的安全感。

  “别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莽荒纪】杀光它们!”队伍中唯一的女性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试图用略带轻松的说法方式缓解压力。

  毕竟但凡不是【莽荒纪】傻子都能分辨得出,眼前这四个突然出现的怪物,绝对不是【莽荒纪】森林里那些普通的食肉野兽,而是【莽荒纪】某种人为创造出来的生命体。

  在正式接触之前,没人知道它们都有什么特殊能力,亦或是【莽荒纪】力量、敏捷远远超出平均水平。

  “嘿!伙计!这次可全看你的了!”中年男人冲身边的青年使了个眼色。

  “明白!”

  后者心领神会,猛地深吸了一口气,趁着怪物还没有主动发起攻击,率先开始吟唱咒语。

  短短三五秒钟过后,他掌心突然释放出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气,以极快的速度席卷了前方十几米之外的其中一个目标。

  瞬间!

  这只怪物皮肤表面流淌的滚烫岩浆开始迅速凝固!

  虽然它在受到攻击的一刹那疯狂发起冲锋,可还没跑到一半,就因为四肢不协调猛地摔倒在地,狠狠撞上一根粗壮的石柱,最后碎裂成一块一块散发着热气的灰色石头。

  “它们怕寒冷和水!”一击得手的青年大声提醒周围其他同伴。

  可遗憾的是【莽荒纪】,一楼大厅并没有水源,连小队喝的水都是【莽荒纪】由之前女仆带进来的,眼下只剩下不到半陶罐。

  没有任何犹豫!

  肌肉壮汉第一时间抱起沉重的水罐,朝另外一头怪兽砸了过去。

  哐啷!

  伴随着陶罐撞击墙壁发出的清脆响声,足有二十升水顿时倾泻而出,全部浇在怪兽的身上。

  当冰凉的清水与滚烫岩浆接触瞬间,大量白色的水蒸气一下子冒了出来,将整个高塔底层笼罩起来,形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噢——不!不!不!蠢货!你都干了什么?”

  眼睁睁看着白色的雾气彻底封住视野,中年男人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绝望的呐喊。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自己刚才能够阻止队友的白痴行为。

  要知道智慧生物跟野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大部分智慧生物对于视觉的依赖要远远高于听觉和嗅觉,一旦失去视力的优势,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可现在倒好,居然有白痴自己把自己的视野优势封了。

  紧张!

  刺激!

  小心!

  当白色雾气完全占据整个密闭的空间之后,这支冒险小队便背靠着背,不断尝试用凳子、椅子、杯子、盘子等道具,向四周投掷,试图确认另外两只怪兽的位置。

  但可惜的是【莽荒纪】,他们扔出去的东西最终什么都没能砸到。

  就在心理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一道鲜红色的身影猛然间从白雾中跳出,居高临下扑了过来。

  “啊啊啊啊!!!!去死吧!”

  肌肉壮汉表情狰狞的抡起斧头,第一个迎了上去。

  砰!

  一声闷响过后,利斧当场嵌入怪兽的腹部,大量足以融化钢铁的滚烫血液喷溅而出。

  他的裸露在外的皮肤瞬间遭到严重烧伤,甚至双层硬皮甲都被点燃,散发出阵阵焦糊味。

  惨烈!

  仅仅一个回合,肌肉壮汉便退出了战斗行列,倒在地上疯狂撕扯身上严重的烫伤,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尽管这种烧伤还远远达不到致命的程度,可带来的痛苦却不是【莽荒纪】抓伤、咬伤所能比拟的。

  “奥雷格!”

  队伍中的女性看到这一幕,立刻大喊着对方的名字,并举起手中的长矛,对准怪兽张开的血盆大口狠狠刺了进去。

  一击致命!

  刨除那些恢复力超强,几乎杀不死的特殊物种,正常生命体根本抵挡不住这种贯穿身体带来的巨大伤害。

  所以在还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内,这个怪物散发出的惊人高温也迅速冷却下来,化作一个宛如雕像似的坚硬固体。

  当众人的注意力被受伤的壮汉吸引时,最后一只悄无声息接近了释放魔法的青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上去,准备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

  可它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纵身一跃的刹那,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矮小身影也跟着跳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莽荒纪】,这个身材矮小的家伙突然间张开双手,像是【莽荒纪】往空气中散了一条肉眼无法分辨的东西。

  下一秒!

  噗!

  一颗狰狞巨大的脑袋直接从脖子上滚落下来,鲜艳的滚烫血箭喷涌而出,把镶嵌着金银装饰品的天花板都烫化了。

  毫无疑问,他挥洒出去的不是【莽荒纪】什么别的东西,而是【莽荒纪】一条极细、极坚韧且耐高温的线。

  凭借着难以置信的武器,他轻而易举杀死了远远超过自己实力的强大怪物,同时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随着最后一个怪物倒在地上,弥漫在空气中的水蒸气终于慢慢消散,恢复到之前游戏开始的样子。

  不过这些劫后余生的小队成员却没有露出任何高兴的表情,都一脸沉重站在身受重伤的肌肉壮汉身边,好几次举起武器想要帮他结束痛苦,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放弃了。毕竟在他们眼中,这种恐怖的烧伤差不多可以宣判死刑,没有几个活人能撑下来,甚至是【莽荒纪】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

  :。:
友情链接:笔趣阁  笔趣阁  首富杨飞  从全球高武开始  社保查询网  明末第一贼  作文吧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极品全能学生  圣龙图腾  盛唐风华  九重武神  五代梦  绝世邪神  战国赵为帝  神道丹尊  步步生莲  牧神记  据说娱乐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锦衣夜行  重生之财源滚滚  大明元辅  经典语录  毕业论文网